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人妻迷情 »  影楼性事

影楼性事

更新时间: 2019-08-28 15:51:12

我叫周正,是一家影楼的老板。说是老板其实是名义上的,这家婚纱摄影店

的真正老板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五哥的。五哥现在是一个投资公司的董事长,说

不好听点就是一个很有势力的黑社会老大。

本来五哥想把这家影楼关掉的,因为这样的生意对他来说,做不做都没意思

了,但是这个影楼是五哥没入道前开办的,多少还是有些感情,舍不得关掉,而

我以前学过几天摄影,所以让我帮他照看影楼,按五哥的话说就是赚不赚钱没关

系,主要是有个念想。于是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社会小青年,摇身一变成了这家

影楼名义上的老板。

这家影楼座落在一条不太繁华的街道上,是个三层楼,一楼是谈业务化妆的

地方,二楼是摄影室和仓库,三楼是老板的办公室。由于这家影楼不以盈利为目

的,所以员工也不多,我们的后期制作都是包出去的,因此连后期制作人员都省

掉了,只有两名服务员、一名化妆师,还有个晚上看门的李老头,加上我这个名

义上的老板兼摄影师就五个人。

时值夏日,天气炎热,影楼已经好几天没有生意了,当然这对我来说无所谓

了,五哥给了我十万元当影楼的费用和我的工资,影楼的房子是五哥的,没有了

房租,即使生意不好也不会赔多少钱。

我懒洋洋的靠在老板椅上,悠闲的吸着烟,电脑萤幕上,一个倭国男人光着

屁股用力地耸动着下身,在他的身下,一个穿着黑色丝袜的女人正不住呻吟着。

倭国男人一边用力干着,一边用手贪婪地抚摸着女人的丝袜美腿。我看得是欲血

沸腾,烟都烧到手边仍没感觉出痛来。

等我感觉出痛来,大叫着把烟头扔在地上的时候,倭国男人终于将精液射在

了女人的丝袜腿上。黑色的丝袜映衬着乳白的精液是那样的诱人,让人有种做爱

的冲动,我深深的出了口气,心说我要是那倭国男人就好了。

这时候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我赶紧关了小电影喊了声进。门开了,服务员张

莉和黎薇薇走了进来。两个人都是十九岁出头的样子,张莉一米六五的身高,身

材丰满,鹅蛋型的脸盘,皮肤白皙光滑。黎薇薇一米七的身高,身材苗条,脸盘

清瘦,只是皮肤有些黝黑。两女往这一站,清纯的感觉像两朵似开未开的小花,

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们,心中一阵懊恼,影楼的这两个服务员这么漂亮,我

怎么就没注意到呢?也难怪,自己来这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来了也是躲在办

公室看毛片。果然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要是这两个妞穿上丝袜在我

面前搔首弄姿,再像小电影当中的女优那样被我征服,那该多爽啊……

正在我意淫的时候,那两小妞估计是被我盯着不好意思了,红着脸说:「周

总,您没事吧?」我终于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说:「没事。你们找

我有事吗?」

「嗯,我们想预支这个月的工资。」两个小妞不好意思的说。

原来,这两个小妞是一村的,最近刚到城里打工,还没怎么挣钱呢,张莉的

母亲就生病住院了,医药费现在还有好几千块钱的缺口。而黎薇薇的弟弟要上大

学,学费还没有着落。两个人刚得到消息,愁得实在没办法了这才找我来预支这

个月的工资。

了解完情况,我沈吟一下说:「即使你们预支了这个月的工资也不够啊!」

「那也没办法,能凑多少就凑多少吧!」黎薇薇噘着小嘴委屈的说。

「这样吧,我预支给你们五个月的工资,这五个月我会适当的给你们发点生

活费,要不你们也没法生活。」

两女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个劲的对我表示感谢,她们没有想到我这么

爽快能预支给她们五个月的工资。

「我放你们两天假,你们回家把事情处理一下,回来直接搬到影楼住来吧,

我办公室旁边的屋子空着呢,你们就别在外面花钱租房子住了。」我把一摞钱递

给给了她俩说:「快去吧!」

二女感动得差点流下泪来,接过支票转身欲走,我赶紧说道:「等一下,把

你们的身高、穿多大号的衣服、鞋子写在纸上,我打算给你们做套服装,咱们店

也该正规一下了。」二女很爽快的把这些资料都写在了纸上,然后拿着支票表情

轻松的离开了,浑然不知我邪恶的用意。

我赶紧上网去选购这些对男人来说都很刺激的东西:白衬衣、短裙、丝袜、

高跟鞋,看来我得计划一下怎样才能将这两个小美女弄到手,到时候就可以……

正当我坐在办公室无限意淫的时候,门开了,闯进一个人来,我一看是化妆

师王姐。王姐三十多岁的年纪,身材有些臃肿,脸上浓妆艳抹,上身穿着一件吊

带背心,两个硕大的乳房挂在前胸,随着王姐唿唿的喘气声起起伏伏;下身穿着

超短牛仔裤衩,大腿虽然肥壮却很白皙,有种肉唿唿的感觉。

我还没说话,王姐便对我一通指责,我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她又开始

哭诉自己多么的惨,什么老公坐牢了,她自己带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多么的不容

易,这个影楼生意不好,自己也没挣多少钱等等。耐心询问了半天我才明白,原

来给那两个小妞预支工资的事情被王姐知道了,她心理不平衡找我问罪来了。

我说:「王姐,你别生气,人家那两个服务员不是有特殊情况吗?」

「什么特殊情况啊,我也有特殊情况……」

我关上了门,点了根烟坐在沙发上不理她了。王姐一看我不理她了,也觉得

闹得过份了,一屁股坐在我旁边说:「周总,别生气啊,我这不是没办法嘛!」

我吸着烟突然觉得一股香风袭了过来,一扭头,不经意间从王姐的领口看到

了那两个硕大的乳房,这么大的乳房谁看到了都有种想要揉两把的冲动。

王姐不仅没有害羞,还故意耸动了一下胸部,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前胸,

手指还故意的挑逗了几下我的乳头说:「周总消消气,我老公坐牢,孩子也小,

我也不容啊!」我直觉一股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王姐看到了我的反应,笑了笑说:「周总工作一天了也挺累的,姐姐伺候伺

候你吧!」我心说两个小妞还没勾搭上呢,这个徐娘半老的倒主动送上门来了,

反正影楼也不是我的,给你点好处也无所谓了,最主要是看样子这娘们「功夫」

肯定不错。

我说:「那就有劳王姐,工资的事情我会酌情给你涨的。」言外之意是你伺

候好老子了,老子可以多给你涨工资。看来有权有钱就是好,怪不得现在这么多

贪官呢!

王姐说:「那就谢谢周总了。」我点点头,起身把办公室的门反锁了,王姐

一点都不羞涩,很麻利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她的身材不是很完美,小肚子上有

些赘肉,毕竟是生过孩子的。两腿间的阴毛很茂盛,都说这样的女人性欲很强,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胸前的两个大乳房像两个大气球似的,王姐还故意用手托住

乳房的下面掂了掂,我有种流鼻血的感觉。

我赶紧脱光了衣服要上她,王姐却要我不要着急,她让我平躺在沙发上,自

己蹲下把一个大乳房递到我的眼前,我不由自主地含住她的乳头用力吸吮起来,

王姐也伴随着我的吮吸轻声呻吟着。

王姐的左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前胸,在我两个乳头边缘画着圈圈,一阵阵的快

感让我哼出声来,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烫得不行了,小腹中似乎有团火似的。这时

王姐停止了左手的轻抚,右手开始按摩我额头的几个穴位,几分钟后,我觉得我

的身体冷却下来,大脑一片轻松,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这时王姐从我口中拿出了她的乳头,把两个大乳房放在了我的前胸开始用力

挤压,然后挤压我的小腹、阳具、大腿,一直到脚掌。我的唿吸开始急促,身体

又烫了起来,阳具也挺了起来。这一冷一热的变化加上乳房的刺激,舒服得我连

着打了好几个哆嗦。

王姐停了下来,起身在我的办公桌上拿了一瓶大宝SOD蜜,挤出半瓶涂抹

在我的阳具、阴囊和屁眼上,此时我的阳具已经软下来了,无力的搭拉在两腿之

间。王姐将我的阳具放在腹部,将右手的手掌放在我的阴囊上轻轻的向上推,一

直推到我的龟头。连推了几下,我的阳具像一只跪在地上的马突然站起来一样,

用力颤抖了几下,倏地的挺立起来,包皮的红肉翻在外面,硕大的龟头如同小孩

的拳头耀武扬威的「怒视」着王姐。

王姐双手的八根手指交叉抱住我的阴茎,时轻时重的挤压着,两个大拇指交

替地刺激着我的马眼,一股巨大的快感在我心中荡漾。我还没有细细体会这种快

感的时候,王姐却松开了手指,揉捏起我的阴囊来,我心里有些失望,盼望着她

再次刺激我的阳具。

王姐并没有理会我的阴茎,还在揉捏着我的阴囊,几分钟后我的阴茎又开始

萎缩。王姐用右手推高我的阴茎,左手手指刺激我的屁眼,我的阴茎又挺立了起

来,然后她又开始用八个手指交叉抱住我的阴茎,大拇指刺激挑逗我的马眼,强

烈的快感又一次来袭让我欲仙欲死。

几秒钟后王姐停下了对龟头的刺激,开始抚摸我的腹部,我的心像被猫爪子

挠似的,痒得要死,刚爬上云端却又坠落到地面,这种感觉太难受太刺激了。我

勐然间坐起来,起身把王姐推到在沙发上,分开她的大腿,只见王姐的阴部大阴

唇已经完全张开了,露出里面粉嫩的小阴唇,幽幽的洞口处一丝淫液渗了出来,

拉着长丝流到了地上。

我早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下身一挺,大阴茎整个没入王姐的小穴中。

王姐用手搂住我的脖子,瞇着眼睛呻吟着:「啊……真爽……嗯……啊……小点

劲……啊……太厉害了……啊……嗯……小穴……小穴要裂了……啊……」

我只觉得我的阳具胀得难受,用力地挺动着,王姐把两条大腿搭在我的肩头

上,两个肥硕的乳房随着我勐烈的挺动一颤一颤的。我忽然有种禽兽般的冲动,

伸出双手用力挤压着她的乳房,王姐一会被我抓得喊痛,一会又被我干得喊爽,

我有种征服者的快感。

这么干了几分钟后,我又让王姐趴在沙发上,撅起屁股对着我,我拍了拍她

那肥大的屁股,大阳具又是一插到底,王姐一边呻吟一边迎合着我的抽插,嘴里

又开始了胡言乱语:「周总……你好棒……啊……大鸡巴……操的……小穴……

好爽……啊……嗯……用力……噢……我要……飞了……啊……」

我听到这些淫词浪语,心理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右手抓住王姐的头发用力

往后拉,左手往下按着她的嵴背,王姐的头斜向前倾45度,嵴背挺得直直的,

屁股也撅得更高了。我的阳具在王姐的穴里进进出出发出「噗噗」的声音,由于

抽插频率极快,小穴里的淫液都被捣成白色的沫沫了,我仿佛一名优秀的骑手征

服着王姐这匹淫荡风骚的母马。

十来分钟后,伴随着王姐一声歇斯底里的淫叫,她到达高潮了,而我的阳具

却还很坚挺,没有要射的迹像。王姐无力地趴在沙发上喘息着说:「周总,你太

厉害了,大鸡巴干得我好爽,我已经好久没这么爽过了。」

我「嘿嘿」一笑说:「你是爽了,老子还没爽够呢!来,接着干。」说完又

用力操了她几下,王姐叫了几声求饶道:「周总,姐姐是不行了,再干就要了我

的命了,我用奶子给你弄出来吧!」

我心说,用奶子弄就是乳交呗!这样的服务方式听来颇新鲜的,嗯,一定要

尝试一下。于是我爽快地抽出了阳具,王姐蹲在我面前,用两个肥硕的乳房包裹

住了我的阳具,由于王姐的乳房太大了,我的阴茎在她乳房的包裹下居然看不到

了。

王姐抱着乳房开始挤压套弄,阳具上的淫液黏在王姐的乳房上亮晶晶的。刚

开始我并没有感觉出有多么爽来,只是心理上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王姐套弄了一

会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有种想射精的冲动,我想把我阳具里的精液射在女

人洁白的乳房上,在男人心理上肯定很爽。

王姐将乳房打开一道缝隙露出了我的阴茎,她一边用乳房挤压着我的阴茎,

一边低下头去用舌头舔我的龟头,终于我再也坚持不住了,滚烫的精液射在了王

姐白乎乎的大乳房上,烫得王姐不住地颤抖……

穿好衣服后,我点了一颗烟,色色的对王姐色说:「鉴于你工作表现得比较

出色,我决定给你涨五百块的工资。」王姐很是高兴,拢了拢自己的头发,说:

「周总的肉棒姐姐我很喜欢,要是能经常干姐姐的小穴,您就是不给我涨工资我

也认了。」看来王姐的丈夫不在身边,她已经寂寞很长时间了。

我哈哈一笑说:「那咱以后就多『探讨探讨』。对了,张莉和黎薇薇回老家

了,下面的店面你帮着照看一下。」

「知道了。两个小妞真不错,又那么清纯,周总想照单全收了?胃口挺大的

啊!」王姐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调侃我,看来这娘们看透了我的想法了。

我「嘿嘿」干笑了两声说:「王姐,别瞎说。」王姐洋洋得意的说:「你们

男人都这样,哪有猫不吃腥的?其实这很正常,只要你别忘了我就行。」

我用手捏了下王姐的乳房,说:「哪能啊,就凭这么极品的奶子,我也忘不

了王姐您啊!」王姐妩媚的嗔了一声,然后下楼看店去了。

第三天中午快递公司送来一大堆包裹,我知道是我在网上选购的东西到了。

我把包裹拿到办公室一一打开,两件白色的衬衣、两件浅蓝色的短裙、两双高跟

凉鞋,还有一打丝袜和几件情趣内衣。我把丝袜拿在手里把玩着,心里一阵「砰

砰」乱跳,看到丝袜就兴奋也许是男人的通病吧!

晚上快下班的时候,张莉和黎薇薇终于回来了,看着她们轻松的表情,看来

家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我帮她们把一大堆日常用品搬到办公室旁边的屋子里,

屋子我早已经打扫干净了,还给她们支了两张单人床,两个美女十分感动,说要

晚上给我做饭吃,我欣然答应了。我提前让王姐下班回家,她这两天一人照看影

楼也挺累的,王姐暧昧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回家了。

影楼里有一个小厨房,两个美女欢快的在里面忙碌着。我把影楼的门关了,

又给晚上看门的李老头打了个电话,让他今晚不用过来看门了,就当作放他一天

假。现在影楼里就我们三人了,孤男寡女的不干出点什么来就不正常了,嘎嘎,

我心里窃喜。

我在办公室一边吸着烟,一边盘算着一会如何勾引这两个小妞,一会的工夫

门开了,张莉和黎薇薇端着饭菜进来了,她们说在我办公室吃饭,这样就不用我

跑下楼了,看来这两个小妞还挺会心疼人。

饭菜摆好后,我在酒柜里拿出了一瓶红酒,打开盖子倒了两杯递给她们,张

丽和黎薇薇都没有拒绝。我们一边吃一边聊,大家都很开心。几杯酒下去后,张

莉和黎薇薇两颊泛着红晕,鼻子上渗出了细小的汗珠,她们开始叫我周哥,看来

我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这两个小妞对我已经没有戒心了。

我们天南地北的聊着,一直聊到了影楼,然后又聊到了摄影,开始到我发挥

了。我装逼的说自己以前是这个地方摄影协会的会员,去过很多地方,拍了很多

作品,还曾经展览过,她们都很惊讶,用崇拜的语气问我关于摄影方面的事情。

于是我就开始吹牛逼,还好我曾接触过摄影,把见过的、听说过的加点专业方面

的术语侃侃道来,听得两个小妞对我崇拜不已。

也难怪,这两个小妞以前都在乡下呆着,接触的新鲜事物并不多,心灵也比

较单纯,她们被我忽悠得都快把我当成艺术家了,这就是「二把刀」,忽悠什么

都不知道。

黎薇薇吃了口菜,仰着红红的小脸问道:「周哥,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当

你的艺术家,而来开影楼了?」

「当艺术家不挣钱呗!哪如当老板好!」张莉心直口快的说。

「唉!」我叹了口气,表情故意凝重起来。

「不会是我说错什么了吧?周哥你别往心里去啊!」张莉看到我不高兴的样

子,有些不知所措。

「没事。」我摇了摇头:「其实挣钱多少是小事,艺术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的。我虽然是搞艺术的,但我也是人,我需要家人和朋友的理解和支持,可是我

得不到。我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拍摄风景被人说是不务正业,吃饱了闲得没事干,

我自费拍摄人体艺术被人说成色狼,我压力太大了,所以只好退出了。其实我做

梦都想搞这些艺术,可是……」我颓然的点了根烟,深深的吸着。

「周哥你别伤心啊,别管别人理解不理解,自己喜欢就做呗!」张莉愤愤不

平的说。

「就是,周哥,你说的人体艺术是什么东西?」黎薇薇好奇地问。

「就是女人光着屁股照相。」张莉解释道。

「啊,是这样啊!」黎薇薇有些不好意思。

我说:「如果把艺术看成是色情,那是对艺术的玷污。人体艺术是用给模特

拍照的形式把女性的身体多方面展现出来,女性天生的柔美是无可替代的,而且

那些作品可以卖不少钱。」

说到钱,张莉眼睛一亮问:「周哥,我们可不可以做模特?以后用钱的地方

太多了,我们总不能麻烦您呐!」

「是啊,这样你也能圆了你艺术的梦想,我们也能赚到钱。当然,即使是赚

不到钱也没关系,你帮了我们不少,就当是报答你了。」黎薇薇很义气的说。

我心中一阵窃喜,这两美女要上钩了。我装作很为难的样子说:「就怕你们

吃不了苦。」

「没关系,我们不怕。」二女坚定的说。

「好吧,既然你们肯为艺术献身,那我先谢谢你们,下个月我会给你们涨工

资的,不过你们要听我的指挥,不要有异意,否则就是玷污艺术。」

二女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打着艺术的旗号装逼忽悠两个美女真是爽死了,我

高兴得差点笑出声来。

吃完饭,我在电脑上找出一些人体艺术还有美腿丝袜的照片让两个美女欣赏

了一会,看到二女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我才放下心来。虽说现在忽悠到她们能

宽衣解带了,但是离我的目标差得还远,还得继续努力。

我把二女带到了摄影室,打开灯光,屋内一片明亮。我让二女把衣服脱掉,

张莉是个直爽的人,没有一丝犹豫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黎薇薇有些犹豫,但是

看到张莉脱光了,也慢慢地脱掉了衣服。一会的工夫,两具略带生涩的女性裸体

就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张莉的皮肤白皙滑腻,乳房浑圆结实,两个小小的乳头粉嫩粉嫩的,如同两

粒花生米一般,两腿间黝黑的阴毛富有亮泽。而黎薇薇的身材比张莉高一些,大

腿也显得更加修长,她的乳房呈椭圆形,像个小面袋似的,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木瓜奶」?

二女的身体都散发出幽幽的处子香味,让我不禁打了个喷嚏,胯下的阳具早

就挺立起来了。二女害羞的看着我有些不知所措,我赶紧正正神色说:「你们两

个谁先来?」二女互相看了看,还是张莉胆子大说她先来。

我让张莉双腿微岔,双手抱住前胸,摆好姿势拍了几张,然后又让她背对着

我,弯腰用自己的右手去够左脚。这个动作太诱人了,只见张莉撅着白皙圆润的

大屁股,大腿绷得直直的,肥厚的阴部像个大鲍鱼似的,两边还显露出几根弯曲

的阴毛。

我强忍着流鼻血的冲动给她拍了几张,然后又给黎薇薇拍了几张。开始两人

都有些害羞和紧张,到后来也就变大方了,而且二女对我都是言听计从,不论什

么样的姿势都努力去配合我。

两个人交替着拍摄,直到相机都没电了我们才停下来,二女也都累得流了香

汗。我们休息了一下,然后来到我的办公室,我没有让二女穿上衣服,跟她们说

一会还要试服装。

我拿出那两套衣服还有丝袜高跟鞋递给她们,让她们以后穿这身衣服上班。

二女很快换好了衣服,往这一站,既有少女的纯真又显熟女的风韵,我不禁连声

赞叹。二女也挺满意这身衣服的,不住地走来走去相互欣赏着,「嘎嘎」的高跟

鞋声又让我兴奋起来,两腿间的阳具胀得我非常难受。

『怎么才能上了这两个美女呢?即便上不了也得让我发泄发泄啊!』我脑子

飞快地转动着……

我对两个美女说:「女性的身体是柔美的,而男性的身体是阳刚的,要想搞

好艺术,不光要了解自己的身体,还要了解异性的身体,所以我们要互相了解,

我也是你们的了解对象。」

我麻利地脱光衣服站在二女跟前,二女并没有惊慌,只是看到我两腿之间的

庞然大物有些害羞,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不过好奇心又促使她们偷偷的看着。

我对她们说:「不要害羞,人的身体也是一件艺术品。」然后指着阳具说:

「这个东西叫……」话还没说出口,张莉就抢先说:「是鸡巴吧,我小时候见过

我弟弟的。」说完后才知道自己失言了,不好意思的把头扎得更低了。黎薇薇被

逗得哈哈大笑,张莉伸出小拳头用力捶着她。

我说:「可以那么叫,也可以叫阳具或者阴茎。这是人类的生殖器,没有它

和女性的生殖器就没有人类。来,你们过来感受一下。」

二女停止了打闹,走过来伸出手轻轻的摸了一把,然后又像触电似的缩了回

去。张莉说:「哇,它好烫啊!」

「嗯,这个东西好可爱啊!」黎薇薇又伸出手来,用手指触摸着裸露出来的

龟头。「哎呀,它还能动呢!」张莉也好奇地伸出手指触摸着龟头,不小心触摸

到了我的马眼上,爽得我打了个冷战,阳具也颤抖了一下。

二女从对阴茎的害羞到好奇,再到好玩,她俩不停地抚摸着我的阴茎,我真

想用阴茎插进她们的小穴,不过我还是忍住了,否则会前功尽弃的。

我看她们被我洗脑洗得差不多了,开始朝我的目的前进,于是说:「还有一

种艺术叫行为艺术,通过行为行令灵魂与肉体等到升华,会很快乐的,为了艺术

要不要尝试一下?」二女已经对我言听计从了,齐说:「好啊!」

我让二女脱掉衣服只留下高跟鞋,刚才裸体都被我看了半天,现在她俩早拿

这个不当回事了,很顺从的照办了。我让张莉坐在沙发上,黎薇薇在一旁看着。

我用手轻轻抚摸张莉的耳垂,然后是锁骨、乳房,我的手指或轻或重的刺激

着她的敏感地带,张莉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

我问:「舒服吗?」张莉害羞的点点头。我的手来到了她的两腿之间,张莉

因为紧张,两条浑圆的大腿并得紧紧的。我轻轻分开她的大腿,两片肥厚的「鲍

鱼」呈现在我的面前,我的心也开始颤抖了。

我扒开她的大阴唇,里面粉嫩一片,晶莹的黏液顺着阴道流了出来。我用中

指顺着她的阴唇向上挑拨了几下,在那美妙的阴部终于发现了她那粉嫩得近乎透

明的阴蒂,我用手指轻轻的点触了一下,张莉的身子像触电似的勐地痉挛一下,

吓了我一跳,没想到她的身体这么敏感,到底是少女,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刺激。

张莉红着脸说:「周哥,你一碰我那里,又麻又痒的,感觉像飞了一样。」

我说:「这是人的正常生理反应,一会会更舒服的。」

我暂时放弃了对张莉阴蒂的刺激,决定先从她的阴道着手。我用中指轻轻地

探进了张莉的小穴,由于她的阴道早就被淫液湿润了,所以进去得很是顺利。我

感觉她的阴道紧紧的,里面似乎有股韧性很强的肌肉紧紧地包裹着我的手指。

我感觉到我的手指前段碰到了障碍,这应该就是处女膜吧?我手指稍微向后

推了推,然后做起了圆周运动,充满淫液的小穴被我的手指搅得「滋滋」直响,

张莉微闭着眼睛,轻轻的喘息着。

我看她精神很放松了,一狠心手指用力往前一捅,就感觉手指前面的障碍被

我打通了,一股处子血顺着手指流了出来。张莉痛得尖叫一声,用手抓住了我的

肩膀,手指甲都刺进了我的肉里。

我忍痛说:「宝贝,放松一点,一会就不痛了,一会你就能体验到前所未有

的快乐。」张莉没有说话,泪眼朦胧的冲我点点头,看来她很相信我。

几分钟后,我看张莉的表情不再有痛楚感,知道她饿破处之痛已经过去了,

我的手指开始蠢蠢欲动,在她的小穴里做着活塞运动,张莉的脸上开始出现一种

陶醉的感觉。我找到了她的G点,用力地刺激着,张莉的小脸憋得通红,想要忍

住那源源不断的快感,可是那原始的情欲怎能是人的意志所能抵挡得住呢?

「啊……不要……嗯……我……受不了了……周哥……啊……」在一阵急促

的喘息中,张莉终于达到了高潮,她的头无力地搭在了沙发的扶手上,汗湿的胴

体不住地颤抖,在两片不住张合的红肉里流出了一大滩黏稠的淫液。

我抽出手来,拍了拍张莉的大腿示意她休息一下,张莉也已经爽得虚脱了,

躺在沙发上动也不动。黎薇薇关切的看着张莉,担心的说:「周哥,莉莉她怎么

了?不会有事吧?」我色色的说:「没事,她这是爽的,一会你就知道了。」黎

薇薇害羞的低下了头,双腿夹得紧紧的。

这小妞看了半天这么刺激的场面,早就春潮泛滥了,一颗芳心「怦怦」的跳

个不停。我走上前去让她坐在办公桌上,黎薇薇的两条大腿呈100度角岔开,

粉嫩的私处果然早已黄河泛滥,淫液缓缓地顺着阴唇滴在了办公桌上,不一会便

流了一大片。

我用嘴含住她那白皙圆润的乳房用力地吸吮着,此时黎薇薇没有半点反抗,

只是有些害羞的闭上了眼睛。我的阳具早就胀得不行了,我也没有耐心去调教她

了,我用胳膊抬起她的大腿,阳具对准小穴,轻轻的一顶,阴茎进去了一半。由

于黎薇薇的小穴流了很多淫液,因此我进去得还是比较顺利,不过我并没有感觉

到龟头前面有东西阻挡,而且黎薇薇也没有痛得尖叫,只是皱了一下眉头。

我又用力向里一顶,整个大阳具都插进了黎薇薇的小穴,黎薇薇身子一颤,

两条胳膊蛇一样的缠在了我的脖子上,下身还不断向我耸动着。看她这表情,并

没有破瓜之痛,难道她不是处女?我把阳具往回拔了拔,上面果然没有血。

黎薇薇看出了我的疑虑说:「周哥,在你之前我没有和别的男人接触过。」

我说:「那为什么你和张莉不一样呢?」

「我……我……唉,我都告诉你吧!」

  也许你喜欢